您的當前位置:首頁->文化娛樂->正文

從大聖、哪吒到姜子牙 國漫如何成為票房擔當

  截止到2020年11月7日,中國電影年度累計票房已經突破150億,票房成績的前三名為《八佰》《我和我的家鄉》《姜子牙》。讓國產動畫成為“票房擔當”,這在幾年前還是奢望。然而,自從2019年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(以下簡稱《哪吒》)引爆了50億的驚人票房後,國產動畫片似乎隨時都能製造奇蹟。巧合的是《哪吒》《姜子牙》的出品方都是光線傳媒,在佈局國產動畫方面,光線有獨特的膽識。

  11月16日,第十六屆中國(深圳)國際文化產業博覽交易會(以下簡稱“雲上文博會”)開幕,光線傳媒也為參展單位之一。

  國產動畫作品已成“票房擔當”

  早在2013年,光線傳媒董事長王長田就預言過,中國會出現10億票房以上的動畫片,並且明確了公司未來的目標,即成為“動畫片投資發行方面最大的公司”。於是在2013年下半年,光線傳媒成立動畫部(光線彩條屋的前身),為國內第一家專門成立動畫部的民營影視公司。

  光線彩條屋影業作為國產動畫電影領軍企業,旨在成為中國動畫的大本營。從《西遊記之大聖歸來》《大魚海棠》《大護法》到如今的《哪吒》《姜子牙》,這些爆款動畫片都有彩條屋的身影。

  其中,2015年的《西遊記之大聖歸來》累計票房9.56億元,在當時一改中國動畫片的頹勢,給中國動畫注入了希望。2016年,《大魚海棠》的票房成績為5.64億,以唯美精緻的風格再度成為國人的熱議;而2017年《大護法》的意義在於主打成人向,那種酷酷的哲思、不遮掩的暴力美學給動畫片的創作打開了另一層空間。

  2019年的《哪吒》憑藉顛覆傳統的創意更是一飛沖天,與2020年上映的《姜子牙》一起被國人寄予構築動漫“神仙宇宙”的厚望。

  成功作品都是心血之作

  與真人電影不同,動畫電影的製作週期長,一個項目的前期策劃就需要花費幾年時間來準備。以電影《哪吒》為例,該片的導演餃子在2015年就有了與彩條屋合作的意向。在確立大綱後,餃子用了兩年時間打磨劇本,寫了66稿,又經過三年的製作,由60多家制作團隊、1600多位製作人員參與才完成。最終,全片特效鏡頭佔了近80%,由全國20多家特效團隊製作完成。

  《哪吒》沒有讓光線傳媒失望,更使得中國動畫產業得到一次集體的練兵,看到自己的不足和短板。餃子表示,《哪吒》其實跟其他同級別的預算差不多,但是這部影片鏡頭數、特效量遠遠超過同級別電影,最終外包給了20家特效團隊,而像這樣一個電影在美國兩三個團隊就可以完成,“國漫雖然發展很快,但顯然與世界級別相比還有差距”。

  餃子舉例説,電影中的一處打鬥鏡頭,他和動畫總監用了兩個月時間才完成。為了完成影片製作,製作團隊的每個人加班加點,僅“江山社稷圖中四個人搶筆”這個景的草圖就做了兩個月時間,總耗時四個月。

  一系列“種子選手”在路上

  光線傳媒在動畫片領域已經越戰越勇,未來將有一系列的國漫“種子選手”與觀眾見面。其中,光線彩條屋與十月文化聯手創作的《深海》《西遊記之大聖鬧天宮》都備受期待。

  《深海》是田曉鵬導演繼《大聖歸來》後執導的原創動畫長片新作,在近年來古風盛行的國漫作品中,《深海》將另闢蹊徑,用獨特的東方美學演繹一個現代背景的奇幻故事。它構建了一個不同於以往的全新海底世界,講述了一位少女在神祕海底世界中追尋探索,邂逅一段獨特生命旅程的故事。

  《大聖鬧天宮》則是由《西遊記之大聖歸來》的原創團隊醖釀四年全力打造的新作,將講述從“猴王出世”到“大鬧天宮”的故事。

  正如《哪吒》的整個製作過程有一兩千人的參與,涉及各個動畫公司各個階段的支持,中國動畫產業需要全行業發力,需要克服很多短板,需要穩定的生產機制,需要完整的工業化的機制標準、工業化的流程、工業化的團隊,以及轉化為想象和創意的能力。

  中國動畫領域的發展任重而道遠,需要專業的培育、發展,是一個系統化的工程,需要全行業的共同努力。而光線彩條屋影業作為國產動畫電影領軍企業,紮紮實實地以一部部優秀作品來吸引觀眾,將使得動畫文化受到市場的喜愛,有更多的人才來加入,這會為國漫的發展帶來推動力和更大的可能性。

  文/本報記者 肖揚


下一篇文章:中國文聯香港會員總會成立典禮在港舉行